Lei Mao bio photo

Lei Mao

Machine Learn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omputer Science.

Twitter Facebook LinkedIn GitHub   G. Scholar E-Mail RSS

Mao's Quotations

毛语录

前言

毛磊的狂人语录。尚未归类及分章节。补充、整理、收入中。

语录

2021年11月

在读大学时,我的大学化学教授曾经说过,“如果你的导师是一个二百五,那么你这辈子也完蛋。”当时我不以为然,但是若干年之后读博期间的我深受二百五导师毒害,甚至差点人生尽毁,方知这句话是警世之真理。


在一个内卷的国家,比如说中国,你在奥运会拿个银牌都会令人感到不满和窒息。然而在一个并不内卷的国家,比如说津巴布韦,你在奥运会能进前八估计举国都会欢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戏谑。


交朋友不能找丁蟹这种人,拜师不能找岳不群这种人。很可惜,在我有限的生命里,这两件事情不幸都发生过。不知道以后找老婆会不会遇到苏妲己这种人。


客观的讲,我在各个领域都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进行过一定程度的研究。我觉得生命科学的教学和科研真的配不上科学二字。很多学生和所谓的科学家都没有受过系统的科学培训,他们对科学的理解在广义的科学高度看来是非常片面的。


两个人结婚或者交往。如果其中一个人人品有问题,结婚或者交往后一段时间内并没有分手,那么说明另外一个人人品也有问题。


我今天才知道北宋年间王安石和三苏做了一辈子房奴,这简直是有辱斯文。


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机场建在市中心。这个机场应该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弱智的机场,没有之一。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当年这个项目的通过有极大的权钱交易。


有时候一味强调代码复用性,逻辑分叉太多会导致代码根本没法读。


心病需要心药医,心药需要现实。现实残酷,心病依旧。


一旦离开了象牙塔,你就得接受有钱就是你爹的设定。

2021年10月

科学家研究科学,探索本质。社畜搬转,还会为懂点傻屌算法而沾沾自喜。这个就是人生境界的差距。


公司招人招的不是人才,是会干特定活的社畜。


以前本科上运筹学排队论的时候,只有老师说这个东西很有用,做学生的我没什么感觉。但是自从正儿八经做计算机之后,才这个东西真的是无处不在。


颜值不够,连做负心汉的资格都没有。


写高性能计算代码的时候,我看到了世界的参差。


作为一个社畜,我们向往自由。


以前做啥都要第一,现在吃低保。可能这个就是世界的参差吧。


现在的年轻人没有梦想,没有梦想就不可能共产主义。


用通俗的话讲,出生在共产主义之前的人都是霉逼,活该996,谁叫你不是出生在共产主义阶段直接躺平呢?


有些人靠作弊取得了很不错的职业生涯,比如说哈登,又比如说杜克大学某二百五教授。


学计算机的人不懂自然科学,从某种程度上来将限制了人很多理解事物的能力。


香港的电视剧和电影给人留下的城市印象是浪漫,美国的电视剧和电影给人留下的城市印象是罪恶。


我要是大学本科没有好好学数学,我现在就是一个弱智。


生命科学就是一个孤儿学科,他很难对别的学科作出贡献和产生影响。


律师让我解释一下我现在从事的人工智能和以前从事的生物化学之间的联系,以及我在这两个领域作出的贡献的联系。客观的讲,就是没有联系,完全没有联系。


贩毒和吸毒,贩毒是重罪,吸毒是轻罪。卖淫和嫖娼,两者罪行相同。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论文难写,大多数时候不是因为自己写不好,是因为做的东西本来就比较垃圾,朽木不可雕也。当然很多时候做的东西垃圾和学生没有什么关系,导师是个二百五,学生做啥都是垃圾。


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体育,经济,工作,和教育,都充满了操盘手。


我记得十多年前我第一次读沃森和克里克的DNA双螺旋结构的Nature论文,两页纸把一个科学事情说的明白。(虽然这个论文偷了富兰克林早期的实验结果而并没有给她褒奖,从道德角度讲不是一个好论文。)当代科学研究因为都是钻牛角尖,所以实验越来越多,越来越精密,论文也是越来越(又臭又)长。不知道如果沃森和克里克重来一次人生来当代读一次研究生能不能毕业。


人这辈子追寻自己想做的事情要付出很多,但很多时候过程中的一些事情是必须却毫无意义的,最后也不一定能做的成。


加利福尼亚,花最贵的钱,过最劣质的生活。


能当教授就绝不当打工人。


其实手艺这个东西伴随人的一生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但是手艺也有稀缺和高下之分。手艺是修脚,那就得修一辈子的脚。手艺是做数值优化,那就得做一辈子的数值优化。


懂医疗的不懂计算机技术,懂计算机技术的不懂医疗。做医疗的很自私,做技术的很自大。结果狗屁不是。


论文审稿。我给了3分强烈拒稿,另外两个审稿人给了8分强烈接收。最终Area Chair决定据稿。我一个人干掉了两个二百五。


财富密码就是,把老外弄的东西弄一个中文版然后装得像自己原创似的。


我不点名是谁。现在中国的科技工作者,博主,视频up主,把国外随便Google一搜就能搜到的项目做成一些中文博客或者视频教程,放到国内各大网站,然后就火了。我是该怪中国信息太闭塞老百姓不能Google,还是该怪中国人没有批判性思维呢?


我就想知道,100年后的诺贝尔奖的颁奖课题将会有多trivial。


诺贝尔奖这个东西就是,当有人获奖了,就有数不清的和他有二级联系甚至三级联系的人在社交平台上表示他们之间的“联系”然后献上祝福。其实人家的工作本质他们毛都不懂,居然还有人疯狂点赞。真是狗屁不是。


美国最近的供应链问题导致超市再次出现抢购和缺货,其根本原因是美国政府控制疫情不力,瞎发钱,美国大多数人好吃懒做不上班,工厂无法开工。说来说去就是领导做事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一拍脑袋就干了。


我审稿的时候,最痛恨的就是投稿人做了一个很trivial的东西硬说的高大上,被我批评了一番还强词夺理喋喋不休。


人这辈子,如果吃不上好的,就必须学会吃屎。

2021年9月

现在中国的工厂也是很不容易。为了把产品卖给美国,强行把“Made in China”改成了“Made in PRC”。


中国很多青少年的价值观已经完全扭曲。当年我在上大学以后,逐渐学到的一个很正确的价值观就是“荣耀”。决斗也好,比赛也好,要用公平公正的方法取得胜利,否则用卑劣伎俩取得的胜利毫无荣耀可言。这个价值观和魔兽世界里的价值观是一致的,感谢魔兽世界。


潜力不能当饭吃。“如果你的导师是一个二百五,那么你这辈子也完蛋。”如果你是华罗庚,一个二百五导师也可以把你调教成傻子。


杜克大学的不少学生的确很有潜力,但是杜克大学不少faculty要么学术水平不行,要么人品太差,要么两个都很不好。我建议必须开出那些学术水平连我都不如的faculty,即便他们已经tenure了。


郭敬明和韩寒靠抄袭取得了人生的成功,是可耻的,但是也是被当今大众羡慕的。人是如此,当今不少企业也是如此。结果重要,过程并不重要。


嫖娼要开除的话,学校老师睡女学生是不是应该枪毙?


成年人的世界,少了很多快乐。


金庸在他新修版序言里不点名批评的人估计就是于正。


在美国,袭警可以当场击毙。在中国,袭警大多数时候屁事没有。


做了一场恶梦。人生很多错误的决定让人陷入困境,拼命想出去,却不得,除非牺牲一些自己非常重要的东西。我的人生就是如此。


大多数人这辈子都是没得选。


我们看的是书,其实读的是人。


倚天屠龙记里,殷素素肯为丈夫张翠山而改邪归正。但是现实社会中,有多少坏女人嫁人之后能改邪归正呢?


果腹感让人忘掉一切烦恼。


世界上最傻逼的事就是别人在知道你牛逼以前都当你是傻逼。《一拳超人》里的琦玉就是这么被对待的。


现实生活和工作中类似《一拳超人》里那些无知百姓的人真的很多。


越穷越忙,越忙越穷。


穷人的内心的空虚只能靠糖来填补,结果就是穷人越来越胖。


没有参加工作的人是不会理解葛优躺的。

2021年8月

静香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孩。但是如果没有哆啦A梦,静香最后还会嫁给大雄吗?


纵观天下,傻子冒充学霸,高晓松做的最好。


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


人生最可怕的事就是随着年龄增长而逐渐变得平凡。


知识和技能是两种东西。完成任务需要技能,资本家需要的是有技能的人干活。有些技能需要学习新知识,有些技能则不需要。资本家普遍不喜欢工人浪费时间去学习一个需要学习新知识的新技能。